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其他新闻
 

欧美债市回报率低企 国际资金增仓亚洲债券

由于全球经济前景不明朗和地缘危机加剧,欧美股市近期均经历了大幅的震荡。尽管美联储加息的传闻不绝于耳,美国国债的收益率却一路向下。因此,亚洲债券受到了越来越多投资者的青睐。

“在去年中伯南克表示将逐步推出量化宽松政策以后,整个亚洲债券市场已经上演过了一波资金撤离潮。目前,整个亚洲债券市场的风险利差和估值更具吸引力。”丹麦盛宝银行债券投资部门主管Simon Fasdal表示。

他透露,当前欧洲一些养老基金、按揭基金投资在欧洲本土的债券收益率仅为1%-2%,其中,作为欧洲经济龙头的德国,其1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甚至徘徊在1%以下。即使投资于欧洲高息债券的回报率也只有2.5%左右,因此更多的投资者开始在投资组合中加入亚洲债券。

亚洲债市一枝独秀

2014年初,市场普遍担忧随着美联储逐步缩减购债规模,从而会对亚洲股票和债券市场造成不利影响。然而,亚洲债市踏入第三季以来表现却异常抢眼。根据JACI综合指数(JP Morgan Asia Credit Index)显示,截至10月中,亚洲债市按美元计价已累计上升7.59%。

“带动亚洲债券表现强劲的一个重要因素是美国10年期公债的收益率今年以来出现直线下滑,表现差过市场预期,导致很多投资者转向亚洲债券市场。”他表示。

美国10年期国债利率自9月中直线下挫,甚至一度跌破2.0%,为2013年5月以来的最低水平。近日呈现小幅反弹,10月23日回升至2.23%,但仍远低于2013年底的3%水平。高盛最近将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2014年年底预期由此前3%下调至2.5%。

与此同时,整个亚洲地区的增长前景仍然领先于其他经济体。尽管IMF调降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但却预测亚洲新兴市场今年仍将录得6.5%的经济增长,不仅远高于拉丁美洲的1.3%,也超过整体新兴市场4.4%的平均经济增长率。

“亚洲经济体的债务水平远低于成熟市场,他们积累了庞大外汇储备来抵御外部冲击。此外,区内整体的通胀仍然温和,并不存在系统性风险。”某外资行固定收益分析师表示。

Fasdal透露,目前其管理的投资组合增加了亚洲市场债券的比重,包括国债和公司债。他尤其看好印尼、印度、菲律宾等国的债券投资,表示这些市场未来将更多受益于油价下跌,以及大选之后推行的一系列经济改革带来的正面影响。

外电引述的数据显示,截至10月中,全球资金已连续8周流入亚洲新兴市场债券,从而推动该地区债券全面上涨。同时,澳新银行和研究公司EPFR的数据显示,截至上周三的一周内,投资者从亚洲股市基金撤走17亿美元资金,创下自3月中旬以来的资金流出高峰。

“相比那些欧美成熟市场的债券,亚洲债券可以提供更好的收益率,具有明显的利差优势,未来有望继续吸引更多的国际投资者。”上述分析师表示。

离岸人民币债券发行量井喷

根据Dealogic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迄今为止,离岸人民币债券累计发行125单,发行总量创历史新高达到260亿美元,相比去年全年140亿美元的发行量几乎翻倍。

此外,市场普遍预期英国30亿元人民币的主权债将正式拉开第四季度离岸人民币债券发行盛宴的序幕。10月21日,英国政府发行的首只人民币主权债券在伦敦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这是首只由西方国家发行的人民币主权债券,也是全球非中国发行的规模最大的单笔人民币债券。

“这次发债意义重大,将为欧洲的点心债市场设定定价基准,越来越多的欧洲大型银行和企业会考虑发行离岸人民币债券,以此来多元化他们现有的投资者结构。”Fasdal表示。

然而,作为全球离岸人民币中心的香港,第三季度的点心债发行市场却有所降温。评级机构惠誉上周发布的报告显示,香港2014年第三季度发行的点心债总额仅为41亿美元,相比上一季度117亿美元的历史最高水平下滑了65%。

惠誉表示,第三季度通常是一个点心债发行的周期性低迷期,这与2013年时的情况类似,2013年第三季度的点心债发行总量仅为11亿美元。但是,2013年最后一个季度的发行量又强劲反弹至71亿美元。

因此,惠誉预计,第四季度的发行量将出现反弹,且2014年全年点心债发行仍将保持增长趋势。

“由于中国政府努力实现人民币国际化、向中国出口的企业有意接受人民币支付,以及全球范围提供人民币清算和结算的基础设施越来越多,所以将来点心债市场将继续稳步发展,”该报告指出。

同时,恒生麦凯德iBoxx离岸人民币债券指数亦显示,海外投资者对点心债的需求近年来持续增加,自2011年起香港点心债未偿还总额每年同比递增60%,目前规模累计达到4400亿元。该指数系列目前追踪债券的规模大约3000亿元人民币。今年截至10月17日,该指数涵盖的点心债整体回报为2.33%,低于去年3.8%。

“对于很多的欧洲投资者来说,他们对离岸人民币债券的投资十分矛盾。一方面,人民币的升值潜力对他们十分具有吸引力,另一方面对中国经济增长能否顺利实现软着陆也存有一定顾虑。”Fasdal坦言。